有赏封的敕书、诰命
2019-03-09 16:33
来源:未知
点击数:           

齐如山(1877~1962年)是著名的戏曲理论家、作家,他在《清末京报琐谈》一文中,讲到同治光绪年间皇帝多不亲笔写字,只用指甲在奏折上做记号,批本处的官员据此在奏折上书写知道了钦此或另有旨钦此五个字,等等。这里不讨论其他,仅从将钦此二字写进朱批来看,就知道齐如山说错了。现存光绪奏折的朱批中,都不含有钦此二字。

还有一种另纸专门书写的上谕,称为朱谕,有皇帝亲书,还有他人代书的。皇帝朱批和朱谕有许多以特谕结尾。如康熙帝五十三年七月初二日(1714年8月1日)的亲笔朱谕:

但以上两例至少表明,清朝中后期,人们日益将钦此与谕旨联系了起来。

还有文件上由他人书写,以皇帝名义进行的批示,像题本上的批红户部知道该部议奏等,也没有钦此字样。

谕总糟(漕)郎廷极:朕闻淮安、扬州地方甚旱,未知六月十五后可曾得雨否。着速确察,写折奏闻。特谕。

钦此,据《汉语大词典》的解释:封建时代诏书结尾的套语。就是说,钦此置于诏书最后,乃诏书的组成部分。上面所引档案似乎就是如此形式。清朝的实际情形怎样呢?

该书认定此文件为溥仪亲书。是否亲书或许还可以讨论,书中所收清朝康熙帝及以后诸帝的朱批、朱谕,也包括另两件溥仪的亲书朱谕,都不含钦此二字。

醇亲王载沣之子[溥仪],著在宫内教养,并在上书房读书。钦此。

将近三十年前多国合拍的影片《末代皇帝》里,有这样一个镜头:某官员来到醇亲王府,大声宣读诏书,命溥仪入宫读书,最后以长长的钦此结尾。

在热播的清宫影视剧中,人们也每每能看到类似的情节:官员或太监在宣读圣旨的最后,必说一句钦此,此字声调还要尽量挑上去。而跪着接旨的人,不论是面临赏赐,处分,甚或是杀头,定然是叩头,谢恩,起立,接旨。

它们的起首格式,有的是人们非常熟悉的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奉天承运皇帝制曰皇帝敕谕等。诏书的结尾,有的有固定用词,如最重要的诏书用布告中外,咸使闻知。大金榜以故兹诰示结尾。各种诰命、敕命,也有各自作结的用语。当然也有不用专门结语的。就笔者所知,还未见以钦此作为结尾的。

钦此不见于朱批,但能否说钦此绝对不会现身于皇帝亲笔或由他人代书的朱谕中呢?笔者本来认为同朱批一样,朱谕中也是不会有钦此二字的。但历史研究,言有易,言无难。也就是说只要举出一个反例,上述判断就可以被推翻。

设诚所以为民,卫民方能保国。民心之所向,即天命之所归。今广东百姓既心齐志定,不愿外国人进城,岂能贴遍贴誊黄,勉加晓谕?中国不能拂百姓以顺夷人,外国亦应察民情而舒商力。更须严禁土匪,勿令乘机滋事,扰我居民。外国商人远涉重洋,总为安居乐业,亦当一体保护,庶几永敦和好,共享太平矣。钦此。另有谕旨。倘该夷顽而莫化,妄起干戈,惟该督抚、将军、提镇等,筹度形势,妥行办理。勉之,勉之。钦此。

先看最重要的皇帝亲笔书写的谕旨。一种是皇帝直接写在奏折上的,如知道了或其他具体内容,但皇帝绝不写钦此二字。朕安。钦此。之类写法根本不存在。

该谕旨是从道光帝写在徐广缙奏折的朱批中截取的(就是下文第一个钦此之前的内容):

再说皇帝的书面谕旨。最重要的是以皇帝名义所颁布的正式文件,这就是人们通常所说的诏书,其种类很多,有即位的,有关于政务的,有赏封的敕书、诰命,有公布殿试进士名次的大金榜,等等。

清史上有一起著名的伪诏事件:道光二十九年三月初九日(1849年4月1日),两广总督徐广缙照会英国驻华公使文翰,引用了道光帝的谕旨,以反对英国人进入广州城。

学者们下了很大的力气来证明,这道谕旨是伪造的。其实,只要注意到道光帝的朱批中间竟然有钦此二字,就可以判定该朱批的真实性大有问题。现在已经知道,朱批与奏折都是伪造的。

台北故宫博物馆2005年举办过知道了:朱批奏折展,出版过一本同名小书,其中收录了一件宣统帝逊位后内务府官员的任命文件:

特派郑孝胥为总理内务府全权大臣。钦此。特派金梁为内务府大臣。钦此。特加派济煦为内务府堂郎中。钦此。

据当时的档案,光绪三十四年十月二十日(1908年11月13日),即光绪帝、慈禧相继辞世前夕,内阁奉上谕,传达慈禧皇太后的懿旨:

Copyright © 200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gplhost.cn2018年开奖记录完整版手机版,香港开奖直播手机看开奖结果,手机开奖直播版权所有